這只「渣貓」四處留情,居然還被評為了年度人物……

渣男渣女大家耳熟能詳,渣貓這神奇的物種也是一抓一大把。不過和兩腳獸比起來,雖然同樣是渣,但結局卻一個天堂一個地獄……

這不,最近一只「混跡」于新西蘭首都惠靈頓街頭的土耳其安哥拉「渣貓」,被提名為「新西蘭年度人物」……

沒錯,這貨上位的主要原因就是渣,到處留情,超級渣的那種。

這只貓咪叫Mittens,今年10歲,是只公貓(如果是只母貓的話會不會更火ˇˍˇ)。

和Mittens一起被提名的,還有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和新西蘭公共衛生總干事Ashley Bloomfield博士……

吃瓜群眾:這。。。也可以!!

大家可別想多了,同被提名的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和新西蘭公共衛生總干事Ashley Bloomfield博士可不是因為「渣」,人家可是有真才實干。

至于Mittens嘛,它可沒啥豐功偉績,最擅長的就是在惠靈頓街頭游蕩7、碰瓷……

也不知道這廝是天生膽兒肥還是本性就浪,整個惠靈頓的紋身店、郵局、教堂、大學、夜店這些場所,沒有他沒涉足過的。

因為這家伙長了一張霸氣側漏的臉,加上走路自帶王者之風,他還被當地人尊稱為「國王」。所以呢,在網上曬和Mittens偶遇同框的畫面,已經成為一種幸運和「炫耀的資本了」……

路人甲:看見Mittens的時候,俺差丟丟從腳踏車上摔下來,簡直太雞凍了( Mittens:還不下跪)

店小二:簡直不要太幸運啊,這家伙居然來參觀我的店呢( Mittens:你想多了,朕這是例行巡邏)

某女郎:以前聽說這家伙毛多還軟,覺得有啥稀奇的。。直到他出現在眼前,直到手指觸碰到他的那一瞬間。。。wow,這家伙摸起來居然這麼爽( Mittens:摸夠了嗎,摸夠了麻煩把賬結一下)

墨鏡哥:「喂,老板,我晚到幾分鐘,哦不,我想翹個班,辭職也可以」( Mittens:少年,你這個想法很危險,朕是不會對你負責的)

小盆友:哇啊哦,這系Mittens,真的系Mittens誒,簡直太哇曬了( Mittens:小盆友,聽朕一句勸,可不能擼貓喪志啊,記得天天學習,好好想上啊)

甭管是誰,遇到Mittens第一時間總是掏出手機一頓咔嚓咔嚓,然后就是給Mittens一頓擼。

當然,要是被攝影濕撞上,Mittens就免不了來幾組這樣式兒的pose了

好吧,可能有人要說,想要偶遇Mittens,徒步上班恐怕才是唯一可以偶遇的方式了。

不,只要他想「臨幸」你,在你開車等燈的時間就夠了

不過,我還想說的是,什麼方式遇見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看你有沒有這個運氣。

路人乙:俺只是提著個手提袋從他身邊路過而已,他。。嗖的一下就跳進我的袋子了!是的,就是嗖的一下,嗖。。。你懂乏

那可能又有吃瓜群眾要說了,「你的意思是不出門就沒有機會遇到Mittens咯」?

上面都說過了,方式不重要,這主要看緣分的。比如,人在家中坐,貓從天上來的畫面你能想象嗎?

無名氏:「講真,我真的沒有想到過會遇見Mittens,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從窗戶跳進我家廚房,然后喝我的水」( Mittens:朕喝口朕賞賜給你的水,整磨辣!整磨辣!!)

無名氏:「坐我的椅子」( Mittens:朕坐一下朕賞賜給你的沙發,整磨辣!整磨辣!!)

無名氏:「在我的窗臺上欣賞風景,思考貓生」( Mittens:朕蹲蹲朕賞賜給你的陽臺,欣賞一下朕打下的江山,整磨辣!整磨辣!!)

無名氏:「拿我的沙發靠背上磨爪子」( Mittens:朕用一下朕賞賜給你的沙發靠背磨爪爪,整磨辣!整磨辣!!)

無名氏:「最后,還在扶手上打了個盹兒」( Mittens:朕*%!#¥%……&—##%$^*&;

無名氏:啊,我的國王,草民錯了,你的,都是你的,全是你的,闊以不辣)

反正,和Mittens的相遇,總是不期而遇的……

比如這樣

這樣

這樣(這個盒子被Mittens坐過)

這樣

這樣

這樣

這樣

這樣

這樣

還有這樣(歡迎Mittens先生光臨脫衣舞俱樂部)

對了,Mittens東奔西跑到處浪蕩不說,這家伙還撩得一手好妹,只要是被他盯上的妹紙,可以說是百分百輕松俘獲妹紙的芳心……

瞅這

瞅這

再瞅瞅這

哦,對了,還有匿名妹紙爆料「和Mittens的第三次約會,他像個真正的紳士一樣送我回家。。然后,他直接跳到我的床上,這。。簡直太風流了!!」

忘了跟你說了,Mittens不僅會撩妹,撩漢也是有一套的,比如:

陪睡

陪玩

陪開趴

這麼說吧,能在惠靈頓的街頭巷尾偶遇Mittens,都已經成了大家心目中的一種期許了。

這不,有吃瓜群眾說了:「我去惠靈頓度假的三大原因:1:看看Mittens;;2:摸摸Mittens;3:抱抱Mittens」。

由于Mittens人氣越來越高,已然成了惠靈頓的象征,有好事者專門為他在惠靈頓博物館舉辦了一個迷你展覽

現場一個展示柜里放著Mittens獲得過的榮譽(今年5月22日,它被授予了惠靈頓最高榮譽獎),以及他最喜歡的梳毛刷和貓爬架

當然了,Mittens也親臨現場參觀了一把

現在,在惠靈頓街頭,隨處可見Mittens的涂鴉

不得不說的是,Mittens雖然天[性.愛]浪,但他可不是流浪貓。

他的鏟屎官叫Silvio Bruinsma,Silvio Bruinsma說自打搬來惠靈頓,就發現本就膽子很大的Mittens,越發膽兒肥了,他可能把惠靈頓當成了自己的游樂場。

Silvio Bruinsm說「我給他自由。他不喜歡被關起來,我也不想讓他過郁郁寡歡的生活。」

據了解,雖然白Mittens四處沾花惹草,但每晚都會掛怪==乖乖回家睡覺覺的。

比較有意思的是,Mittens的兄弟Latte也是一只土耳其安哥拉貓,但Latte很安靜也不喜歡冒險,和Mittens整天到處游蕩的性格形成鮮明的對比!

叻,這就是Mittens和哥哥Latte同框的畫面

貓在街上逛,哪有不被疑。有時候,Mittens也會被好心的游客當成流浪貓,然后被帶到SPCA(動物保護協會)或者警察局。

這種烏龍發生數次之后,一名SPCA的員工在「非撕不可」上專門為Mittens建了一個賬號,以便告訴大家不用擔心Mittens:「這只貓咪并沒有迷路,也不需要被‘救助’,他只是個天生放蕩不羈愛自由。」

據說Mittens除了膽兒肥,這家伙還是個十足的話癆兒,在憑一貓之力,給惠靈頓和喜歡他的兩腳獸帶來了無數歡樂和驚喜,也治愈了無數人的玻璃心……

Mittens:最后,朕還是要重申生一下,不要迷戀朕,小心擼貓喪志!

愛貓的人,生命中總不缺乏與貓的邂逅

每一個認真擼貓的人,都值得被認真對待


用戶評論